一生中最后的存折是老伴

Views:
 
     
 

Presentation Description

No description available.

Comments

Presentation Transcript

几米的世界我们或许不懂, 但通过几米我们一定会看到自己的世界:

自動換 頁 Auto page forward 几米的世界我们或许不懂 , 但 通过几米我们一定会看到自己的世界 一生中最後的存折是老伴

生活不就是一粥一饭,一亩田一荷锄, 一群鹅一垂钓,一白天一黑夜,一暖炕一本书。:

生活不就是一粥一饭,一亩田一荷锄 , 一 群鹅一垂钓,一白天一黑夜,一暖炕一本书。

等你老了,养三只五只狗,七只八只猫。 看他们打架,看他们互掐。 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厨房,很多很多盘子, 他们看着,我们吃着。:

等你老了,养三只五只狗,七只八只猫 。 看 他们打架,看他们互掐 。 有 一个很大很大的厨房,很多很多盘子 , 他 们看着,我们吃着。

等我们老了,你帮我装饵,我来垂钓。 一天就这样五六个小时,打个盹,唠个嗑, 鱼把饵吃个精光,却没一条上钩。:

等我们老了,你帮我装饵,我来垂钓 。 一 天就这样五六个小时,打个盹,唠个嗑 , 鱼 把饵吃个精光,却没一条上钩。

等我们老了,你收拾屋子,我就看书读报。 然后你累了,我去烧水,给你泡杯咖啡,一壶茶。 你翘着腿,我给你捶。:

等我们老了,你收拾屋子,我就看书读报 。 然 后你累了,我去烧水,给你泡杯咖啡,一壶茶 。 你 翘着腿,我给你捶。

等我们老了,我一定要种两亩三分地。 上面有你喜欢吃的莴苣、地瓜、白菜、萝卜。 一天三顿,多了给邻居,还多了,就去卖。:

等我们老了,我一定要种两亩三分地 。 上 面有你喜欢吃的莴苣、地瓜、白菜、萝卜 。 一 天三顿,多了给邻居,还多了,就去卖。

等我们老了,养一群鹅,一群鸭。 看到你蹒跚的追着他们跑,我可以笑上半天。:

等我们老了,养一群鹅,一群鸭 。 看 到你蹒跚的追着他们跑,我可以笑上半天。

等我们老了,写写回忆录,想想和你初相识。 一定要有一本厚厚的相册,它能带我们回到那些美好的时光里。:

等我们老了,写写回忆录,想想和你初相识 。 一 定要有一本厚厚的相册,它能带我们回到那些美好的时光里。

等我们老了,安排一周一次的远足,在山坡的草地上, 搂着你,如同60年前的那一次。 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已不是少年,而你容颜依旧动人,羞涩。:

等我们老了,安排一周一次的远足,在山坡的草地上 , 搂 着你,如同 60 年前的那一次 。 一 觉醒来,发现自己已不是少年,而你容颜依旧动人,羞涩 。

纵观世间夫妻,无一不是因性而结合, 因爱而发展,因情而长久。这个情,就是亲情与恩情。:

纵观世间夫妻,无一不是因性而结合, 因爱而发展,因情而长久 。这 个情,就是亲情与恩情。 一对体貌反差很大的夫妻之所以能够白头偕老 , 一 对学识上天差地远的夫妻之所以能够相伴终生 , 一 对年轻时打打闹闹的夫妻进入老年后却突然相敬如宾起来,在很大程度上,并非是他们之间的“爱情”有了多大发展,而是因为他们在长期相濡以沫的日常生活中 , 储 存下了多少“恩情”。

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观众, 丈夫是妻子人生中的最后一张存折。:

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观众 , 丈夫是妻子人生中的最后一张存折。 所谓“最后一个观众”,是指一个男人的一生不管怎样度过,真正看到你人生谢幕那一刻的不是别人,而是你的妻子; 所谓“最后一张存折”,指的是一个女性步入老年之后 , 尽 管可以五世同堂,儿孙绕膝,但真正能够无怨无悔奉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不是别人,只有你的丈夫。

这种恩情,通常都不是来自夫妻幸运阶段的锦上添花, 而是来自失意阶段的雪中送炭。:

这种恩情,通常都不是来自夫妻幸运阶段的锦上添花 , 而 是来自失意阶段的雪中送炭。 或一方落难时的舍命相救, 或一方患病期间的精心服侍, 或惨淡日子中的无怨无悔, 或众叛亲离时的不离不弃 ... ...

这种感情,是任何物质利益和名利引诱都不能替代的。 世间恩爱夫妻之所以把“恩”放在前面,把“爱”放在后面, 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“恩情”,早已远远超过了“爱情”的分量。:

这种感情,是任何物质利益和名利引诱都不能替代的 。 世 间恩爱夫妻之所以把“恩”放在前面,把“爱”放在后面 , 就 是因为他们之间的“恩情”,早已远远超过了“爱情”的分量 。 男女间夫妻一场:年轻时是性伙伴, 中年时是事业助手, 进入老年演变为双方的父母

由于相处时间久了,各自身上潜在的父性和母性都会在无意中流露出来,渐渐演变成了对方“父母”的角色,像呵护自己的儿女一样呵护起了自己的生活伴侣,不管对方身上有多少缺点和不足,也不管他们在年轻时犯下过多少不可原谅的错误,或者曾经给自己造成过多么大的伤害,都能够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下来、宽容下来。:

由于相处时间久了,各自身上潜在的父性和母性都会在无意中流露出来,渐渐演变成了对方“父母”的角色,像呵护自己的儿女一样呵护起了自己的生活伴侣,不管对方身上有多少缺点和不足,也不管他们在年轻时犯下过多少不可原谅的错误,或者曾经给自己造成过多么大的伤害,都能够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下来、宽容下来。

Slide15:

严格说来,这才是爱。 虽然这种爱没有多少浪漫的成分, 但由于它充满了亲情、恩德、友爱和互助, 所以,即便没有多少爱情, 也照样使婚姻变得温馨而快乐。

在常人的眼睛裡, 人生一世, 有什麼也別有病, 沒什麼也別沒錢; 而在現實中, 有什麼也不如有個好伴侶, 沒什麼也不能沒個好晚年。 附新诗三首.将爱情进行到底:

在常人的眼睛裡, 人生一世, 有 什麼也別有病, 沒什麼也別沒錢; 而 在現實中 , 有什麼也不如有個好伴侶, 沒什麼也不能沒個好晚年 。 附新 诗三首 . 将爱情进行到底

当 时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,     我 愿 忍 下 这 口 气。     哪 怕 是 你 ----     吼 声 如 雷,    叨 声 似 雨 ……:

当 时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 ,     我 愿 忍 下 这 口 气。     哪 怕 是 你 ----     吼 声 如 雷,    叨 声 似 雨 ……

就寝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,     我 还 得 对 你 说 声 “我 爱 你"。     哪 怕 是 我 ----     双 唇 嗫 嚅,     词 不 达 意 ……:

就寝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,     我 还 得 对 你 说 声 “我 爱 你 " 。     哪 怕 是 我 ----      双 唇 嗫 嚅 ,      词 不 达 意 ……

黎明  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,     我 还 得 把 你 拥 入 我 的 怀 里。      哪 怕 是 我 和 你 ----     心 有 障 碍,     四 肢 无 力 ……:

黎明   为 了 将 爱 情 进 行 到 底 ,      我 还 得 把 你 拥 入 我 的 怀 里。      哪 怕 是 我 和 你 ----      心 有 障 碍 ,      四 肢 无 力 ……

逆来顺受 这​也​是​一​个​让​我​的​观​念​获​得​极​大​突​破​与​升​华​的​成​语​。​最​早​听​到​这​个​词​语​时​,​常​被​用​来​形​容​一​个​人​多​么​的​无​用​和​窝​囊​,​是​明​显​的​贬​义​词​。​后​来​仔​细​咀​嚼​,​发​现​其​中​韵​味​儿​很​深​—​—​逆​来​能​顺​受​是​一​种​极​高​的​境​界​和​难​能​可​贵​的​智​慧​! 世​界​上​任​何​事​情​的​发​生​必​然​有​其​目​的​,​并​且​有​助​于​我​们​,​重​要​的​并​不​在​于​到​底​发​生​了​什​么​事​情​,​而​是​我​们​自​己​如​何​面​对​和​感​悟​这​些​事​情​。​常​人​多​是​根​据​对​事​实​的​感​觉​而​不​是​根​据​事​实​的​真​相​来​评​判​的​,​于​是​常​常​会​陷​入​自​我​思​考​的​误​区​。​逆​来​而​能​顺​受​就​不​一​样​了​,​当​自​己​不​能​改​变​的​事​情​出​现​时​,​乐​观​地​接​纳​和​包​容​,​顺​势​而​行​,​不​但​不​起​冲​突​,​更​能​因​态​度​的​不​同​而​让​形​势​逆​转​,​朝​有​利​于​自​己​的​方​向​发​展​。 成​功​者​愿​意​做​失​败​者​不​能​做​、​不​想​做​、​不​愿​做​的​事​情​,​他​们​能​屈​能​伸​,​并​且​从​未​忘​记​自​己​的​目​的​,​所​以​他​们​成​功​。 逆​来​顺​受​不​是​怯​弱​,​争​强​好​胜​也​不​是​勇​敢​。​世​间​最​难​为​之​事​为​何​?​唯​一​忍​字​而​已​。​懂​得​隐​忍​,​方​能​成​大​事​。​真​正​的​逆​来​顺​受​是​指​一​个​人​有​力​量​达​到​目​的​而​不​为​之​,​其​实​是​一​种​修​行​…​… :

逆 来顺 受 这 ​也​是​一​个​让​我​的​观​念​获​得​极​大​突​破​与​升​华​的​成​语​。​最​早​听​到​这​个​词​语​时​,​常​被​用​来​形​容​一​个​人​多​么​的​无​用​和​窝​囊​,​是​明​显​的​贬​义​词​。​后​来​仔​细​咀​嚼​,​发​现​其​中​韵​味​儿​很​深​ —​—​ 逆​来​能​顺​受​是​一​种​极​高​的​境​界​和​难​能​可​贵​的​智​慧​ ! 世​界​上​任​何​事​情​的​发​生​必​然​有​其​目​的​,​并​且​有​助​于​我​们​,​重​要​的​并​不​在​于​到​底​发​生​了​什​么​事​情​,​而​是​我​们​自​己​如​何​面​对​和​感​悟​这​些​事​情​。​常​人​多​是​根​据​对​事​实​的​感​觉​而​不​是​根​据​事​实​的​真​相​来​评​判​的​,​于​是​常​常​会​陷​入​自​我​思​考​的​误​区​。​逆​来​而​能​顺​受​就​不​一​样​了​,​当​自​己​不​能​改​变​的​事​情​出​现​时​,​乐​观​地​接​纳​和​包​容​,​顺​势​而​行​,​不​但​不​起​冲​突​,​更​能​因​态​度​的​不​同​而​让​形​势​逆​转​,​朝​有​利​于​自​己​的​方​向​发​展​。 成​功​者​愿​意​做​失​败​者​不​能​做​、​不​想​做​、​不​愿​做​的​事​情​,​他​们​能​屈​能​伸​,​并​且​从​未​忘​记​自​己​的​目​的​,​所​以​他​们​成​功​。 逆​来​顺​受​不​是​怯​弱​,​争​强​好​胜​也​不​是​勇​敢​。​世​间​最​难​为​之​事​为​何​?​唯​一​忍​字​而​已​。​懂​得​隐​忍​,​方​能​成​大​事​。​真​正​的​逆​来​顺​受​是​指​一​个​人​有​力​量​达​到​目​的​而​不​为​之​,​其​实​是​一​种​修​行​ …​… 

当你年老,鬓斑,睡意昏沉,       在炉旁打盹时,取下这本书,      慢慢诵读,梦忆从前你双眸,     神色柔和,眼波中倒影深深;             多少人爱你风韵妩媚的时光,   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,      但唯有一人爱你灵魂的至诚,      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;              弯下身子,在炽红的壁炉边,     忧伤地低诉,爱神如何逃走,      在头顶上的群山巅漫步闲游,      把他的面孔隐没在繁星中间。 http://www.slideboom.com/presentations/1191365 :

当 你年老,鬓斑 ,睡 意昏沉,        在炉旁打盹时,取下这本书,      慢慢诵读,梦忆从前你双眸,     神色柔和,眼波中倒影深深;             多少人爱你风韵妩媚的时光,   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,      但唯有一人爱你灵魂的至诚,      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;              弯下身子,在炽红的壁炉边,     忧伤地低诉,爱神如何逃走,      在头顶上的群山巅漫步闲游,      把他的面孔隐没在繁星中间。 http :// www.slideboom.com/presentations/1191365

Slide22:

E n d T H E

authorStream Live Help